構築數據大腦    管控危化風險
——浙江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建設側記
 
文  楊曉青   欽國偉   王小婷
 
       “春節期間,全省滿負荷生產的危化品生產企業有182家,減負荷生產的有107家,整體停產的有557家,另有269家未進行風險承諾公告。在289家運行企業中,處於高風險的有16家次,較大風險的有28家次,一般風險的有79家次,低風險的有253家次……”日前,浙江省安監局通報了春節期間全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生產情況,通過分析研判危化品企業安全管理中存在的薄弱環節,全力做好對節后企業復產復工高峰期間的安全生產和全國“兩會”期間危險化學品領域的安全保障工作。詳實的數據、科學的研判、精準的監管、全程的防控,這背後的支撐得益於一把“利器”——浙江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
       讓數據跑起來, 讓風險看得見、摸得着、管得住。如今,每天上午十點前,浙江省1150多家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都會準時將當日動態安全風險研判結果報送省級信息平台。借助互聯網和現場LED屏,信息平台會自動向企業員工和社會公眾推送企業風險研判、管控和承諾等基本信息,並通過平台內置的風險矩陣模型計算,實時輸出紅、橙、黃、藍四級風險預警提示信息。政府建設管理、企業申報信息、數據共建共享、部門分工監管,浙江的危化安全監管正着力構建員工、企業、政府、社會多方參與、良性互動的安全風險動態管控系統,努力實現風險管控從宏觀到微觀、從定性到定量、從不確定性到確定性的“蝶變”。
 
       數據讓風險撥開迷霧
       浙江是危化大省,企業安全風險無處不在。看不見、摸不着的風險,既隱藏於數千種危化品的不同危害特性,存在於各類裝置、設備和設施之中,也貫穿于各類化學反應和化工工藝,更是涉及到企業日常安全管理活動的方方面面。浙江省安監局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處處長張曉冬說:“作為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大數據已成為人類認識複雜系統的新思維、新手段。我們通過多層級全面摸排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建立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數據庫、全面推進安全風險信息化日誌管理,目的就是為了讓安全風險變成為一個個看得見、摸的着的量化數據。在此基礎上,通過構建開放式的全省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讓大數據這個新生資源,為我們打造堅固的全員、全過程、全天候風險管控鏈和責任落實鏈服務。”
       風險用數據量化,安全靠數據說話,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相對於傳統的運動式安全大檢查模式來說,這無疑是一次安全監管生態系統的再造。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在《關於深入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發展的實施意見》中明確提出:建立高危行業領域安全風險實時監控大數據平台,加快形成覆蓋省、市、縣三級的安全風險運行監測體系。大力推動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網絡信息技術在安全生產領域的應用。浙江憑借高位政策推動以及“最多跑一次”的良好改革環境,不斷在迸發新思維中孕育新理念,不斷在踐行新理念中催生新模式。正是有了這樣的創新土壤,《浙江省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建設工作方案》破繭而出,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風險監測需要嚴謹的科學規範,這也是構建全省危化品數據大腦的第一個難題。為此,“方案”制定了詳細的危化品生產企業、帶儲存(倉儲)經營企業、使用危險化學品的化工企業、加油站、危險化學品使用單位固有安全風險數據採集指導性規範。同時,省安監局根據這些數據採集規範開發了信息系統。各地按照企業自查自報、縣級審查、省(或市)級審核的原則,將轄區內所有危險化學品企業的固有安全風險數據全部錄入該信息系統。“對照省級數據採集規範,危化品風險摸排工作更加有的放矢,數據的真實性和精準性明顯提高。”紹興市上虞區安監局副局長鍾國松說,上虞區危化生產企業體量占紹興市一半以上,主要涉及精細化工,品種多,物料多,風險大。去年以來,該區在根據省級指導性規範採集生產、經營、使用企業的數據的同時,融合全省傳統行業改造提升試點,結合基層監管工作的實際需要,進一步補充和完善了數據。
       “以往的數據都是企業、園區、部門自成一套,難免導致粗放式監管,風險摸不準、防不住、控不牢,被動而又低效。”張曉冬說,“必須下決心打通數據壁壘,實現各部門、各層級數據信息互聯互通、充分共享。徹底改變信息化建設各自為政,因‘信息孤島’和‘數據煙囪’造成的監管缺失,釋放監管效能提升的空間。”在全面摸排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的基礎上,浙江根據行業特點建立分層級管理的安全風險數據庫。單位名稱、地址、性質、規模、主要負責人、聯繫電話等基本信息和危險化學品名稱、最大儲存量、安全技術說明書、安全標籤等安全風險信息,一一在列。為確保數據的真實性,浙江省安監局專門組織力量對企業固有風險數據進行隨機現場核查,對存在隱瞞、造假等行為的採取嚴格執法措施,督促落實整改。同時,各市、縣(市、區)政府也組織、督促轄區內相關單位全面履行危險化學品風險摸排和數據填報義務並進行檢查。截至目前,全省風險排查危化品生產企業共1156家,危化品經營和使用企業共3050家。浙江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建設中“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境得到有效解決。
 
       讓數據“跑起來”
       數據歸集是基礎,數據運用是關鍵。只有真正讓數據跑起來,才能有效地把安全責任落下去。浙江的危化企業點多量大面廣,僅僅依靠安監人員的兩條腿,往往是疲於奔命、事倍功半。如何讓數據跑代替人跑?一是要解決企業的動態風險如何捕捉的問題;二是企業主體責任如何有效落實的問題。
       根據安全生產事故致因理論,事故產生的直接原因分為物的不安全狀態、人的不安全行為和環境的不安全條件。物的不安全狀態很容易實現數據化管理,例如,危險化學品的理化性質、毒理學性質、最大儲量、使用量、安全生產技術說明書、安全標籤等,重大危險源的級別、監控方式、報警方式等,危險化工工藝的安全控制要求等,均可以用數據表單形式固化在數據庫中。但是,這些靜態數據往往只能反應企業一旦發生事故后的後果大小。人的不安全行為和環境的不安全條件才是反應企業動態風險最直接的指標。近年來全國化工和危化品事故統計中,涉及8大特殊作業的事故分別占總起數的50%左右和死亡總人數的60%左右。如何將這些動態風險轉換成數據,這是構建浙江危化品數據大腦遇到的第二個難題。為此,在全面摸排危險化學品企業固有安全風險的基礎上,浙江省安監局又向全省危化品生產企業提出了安全風險日誌管理的要求。日誌管理的重點是強化對人的不安全行為和環境的不安全條件的風險研判。對不安全行為導致事故高發的作業活動,如動火、受限空間、抽堵盲板、高處、吊裝、臨時用電、斷路、動土、檢維修、承包商作業等,企業必須每日研判、及時申報。對事故高發的工作環境,如中擴試、開停車、特殊時段、極端氣象條件等,企業也必須每日研判、及時申報。
       企業安全生產工作是否到位,關鍵是看主體責任有沒有落實,而主體責任的落實不能僅僅停留在一年一簽的安全責任狀,更應該把責任細化貫穿于生產經營活動全過程的安全風險管理。按照“一級向一級負責,一級讓一級放心,一級向一級報告”的原則,浙江推行的企業安全風險日誌管理的核心,就是要求企業內部必須建立至下而上的風險辨識和防控制度,通過常態化的風險研判、風險評估、風險分級和風險控制,壓實企業生產、經營和管理全鏈條安全風險管控,讓數據從一線員工、班組、車間、各級部門到企業負責人,層層“跑起來”。截至目前,全省1156家危化生產企業,每天開展風險研判和安全承諾的企業就達到1000家以上,個別由於各種原因未及時開展的,也處於實時監控之中。
       數據在企業和安監部門之間循環,還不是真正意義的讓數據跑起來。如何讓數據在更大範圍跑起來,完善政府監管、媒體監督和公眾監督,這是大數據平台必須解決的第三個難題。省危化品登記辦公室工作人員馮桂告訴記者:“在信息系統開發中,我們內設了科學的風險矩陣判斷模型,根據危化品生產企業固有風險後果大小和每日輸入的引發事故的可能性數據(包括特殊作業、承包商作業、檢維修、氣象預警等),通過雲計算,自動生成安全風險等級及相關管控提示。安全風險等級從高到低分為高風險、較大風險、一般風險和低風險,對應顯示紅、橙、黃、藍四種顏色標示。”如今參與社會協同治理的各方,既可以通過互聯網、也可以通過企業現場的LED屏,實時了解企業當天的重大風險排摸和控制情況。
       面對眾多的安全監管對象,政府監管力量不足,各級安監部門迫切需要利用數據提高監管效率。去年以來,全省各地在全面摸排危險化學品企業固有安全風險的基礎上,積極與省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對接,形成本地區安全風險數據庫與安全風險分佈地圖。從政府到部門、從園區到企業、從企業負責人到員工,風險研判正成為一種自覺和習慣。過去,政府和企業的安全生產隱患排查工作主要靠人力,通過人的專業知識去發現生產中存在的安全隱患。這種方式易受到主觀因素影響,且很難界定安全與危險狀態,可靠性差。現在通過尋找事故規律、科學採集數據,定量計算企業安全生產風險等級,並通過地理信息系統在地圖上可視化展示,不僅促進了政府監管的精細化和企業風險管理的精準化,也大大提高了政府監管和社會監督的效率。
       數據是“放大鏡”,更是“望遠鏡”。在豐富的數據基礎上,上虞區依托“一庫一圖”,升級本地版的危化品安全綜合監管系統,建立可視化3D建模、企業基本信息數據庫和部門監管信息庫,以信息化手段加強風險管控。東陽市建立安全風險和事故隱患數據庫,繪製市(縣)、鄉鎮以及企業等級安全風險和重大事故隱患分佈電子圖,不定期檢查風險研判工作的開展情況及相關記錄,切實解決“認不清、想不到、管不到”問題。“借助大數據資源,實現風險層層研判,全過程全覆蓋監管,進一步壓實責任。”鍾國松說,如今企業安全生產的“內生需求”不斷增長,省級大數據系統搭建了一個政企合力加強安全的平台,每天企業明白自身風險,園區知道轄區風險,監管部門掌握區域風險,關注點從個體風險向區域風險轉變,構建了一個全鏈條研判管控機制。
 
       企業叫好才是真的好
       “要獲得數據,懂得數據,運用數據,企業是基礎的基礎。如何讓企業真正重視並且自覺地願意去做?”面對一些部門和單位發出的質疑,如何在打破信息壁壘的同時打破觀念壁壘?
       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鎮海煉化分公司(以下簡稱“鎮海煉化”)是國內最大的煉化一體化企業,公司將安全風險日誌管理工作融入到原有的日、周、月作業風險管控做法之中,企業構建安全風險分級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機制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實現了風險評估定量定級目標,紅、橙、黃、藍四色分佈圖的繪製變得有理有據。每天下午,鎮海煉化公司會議室都會有一場“七位一體”會議,參加人員包括工藝、設備、安全、電儀等七大專業部門,會議主題就是針對次日的各項特殊作業。與會人員聚精會神,各抒己見,對第二天的作業內容進行JSA(工作安全分析)風險分析,討論確定是否具備作業的條件。“以往風險研判主要是針對‘點’,而針對區域的風險沒有實現量化,通過危險化學品風險管控系統,對企業當日風險等級進行分析與計算,並對應顯示紅、橙、黃、藍4種顏色,實現了定量分析。”安環處安全科技科科長史姚平說:“如今形成了清晰的空間分佈圖,知道管控的重點在哪裡,真正做到了心中有數,對日常管理非常有用。”
       劉彬是浙江新和成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和成公司”)508二工段縮合崗位的班長,他所在的班組24小時“三班倒”不間斷工作。劉彬告訴記者:在車間,大家已經自覺形成對自己崗位的風險進行研判,並及時上報給安環部門,安環部相關工作人員也會仔細查看交接班記錄,看是否存在異常。“哪裡有風險,該什麼層級去解決,用什麼措施解決,這些都有,我們一線職工心裡都有底了。”公司安環部負責人辛濱拿出厚厚的一疊記錄本說,自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建立以來,通過這套工具,概念抽象的風險實現了表格量化,每日風險研判的執行,改變了整個公司的工作風氣,做到了安全全員參與、層層落實。新和成公司上虞基地副總經理梁新中認為,安全生產風險分級管控及研判真正觸動了企業向“我要安全”轉變,原來被忽視的一些基礎性工作得到強化。新和成公司立足實際、花大力氣開展“工藝安全反應風險分析”。從2015年起,該公司已完成30多個反應過程的風險研究,30多種物料的穩定性研究,8種粉體產品和中間體的粉塵測試研究,研究費用投入達370多萬元。通過工藝安全反應風險分析的投入,形成企業工藝安全管理的基礎數據。
       承包商作業管理是危化企業動態安全風險管控的重點之一。位於寧波市北侖區的台塑關係企業推行每日工具箱會議和“二道門禁”制度,加強承包商作業安全管理。每日工具箱會議倡導,各級主管告知員工應知事項和操作要求。員工經過一系列身體健康檢查、平衡木測試,最終通過二道門禁。所謂的“二道門禁”,即每一承包商應指派一名負責人攜帶工作安全許可單、入廠合約卡及、施工安全告知單等至廠處換髮臂章處或指定處,由廠處人員納入施工動態管制計算機系統管制后核發二次門禁卡。“二道門禁系統的設置,可以管制未經許可人員不得進入裝置區,可以實時掌控裝置區內的施工作業動態,人員分佈,人員及車輛數量等情況,並以‘施工動態顯示廣告牌’的形式,直觀的顯示在中控室內,可供管理人員隨時觀看,以掌握相關信息。”台塑關係企業安環處相關負責人說。
       “企業是安全生產的責任主體,也是風險研判和防控的基礎。從一開始的不情願、有顧慮,到現在的主動積極、創新深化,企業感受到了風險研判和防控的必要性,使用數據改進風險管理的自覺性自然大大提高了。”馮桂說。
 
       讓日誌管理成為一道安全風景線
       “生產裝置6套,運行6套,二級動火1次,高處作業1次,廠區內有承包商作業,風險等級為一般風險。”日前,記者來到位於新和成公司,廠區門口的一塊LED大屏幕上的信息格外引人注目。去年6月份以來,從新和成公司作為全省首家試點開始,危化企業安全風險日誌管理在浙江省全面推進。
       一塊大屏幕,既是一張風險告知書,也是一份安全責任狀,更是浙江危化安全監管的一道新風景。 “每天上午10點前,收集並錄入企業動態風險信息,包括動火、受限空間等作業信息,系統根據內置的風險可能性和嚴重性,並結合企業重大危險源與危險工藝信息,進行分析與計算生成企業當日風險等級。”新和成公司上虞基地副總經理梁新中說,風險管控日誌系統既是一個平台也是一個工具,對企業責任有壓實感,從管理層到一線員工,都能清楚辨識身邊的風險。
       鎮海煉化在公司內部作業審批發布基礎上,次日上午10點前由各運行部指定人員在浙江省風險管控系統中登記相關數據,形成運行部級風險公告和安全承諾,公司安環處匯總后統一在公司主要門崗大型電子顯示屏上公告。公司安全總監周漢學認為,效果最明顯的應該是風險公告為公司各級管理人員日常監管重點的確定提供了準確的依據。“如公司日常檢查,原先在檢查對象的選取時目的性不強,隨意性較大,現在通過風險公告能夠及時掌握各單位風險分佈及等級情況,查哪裡,查什麼,怎麼查,都有了依據,讓安全檢查更為精準、有效。” 周漢學說。
       安全風險日誌管理要求生產企業每日上報動態安全風險研判結果的同時,明確要求由企業主要負責人承諾簽字。“這一點就是緊緊抓住了企業負責人這個‘牛鼻子’!”上虞區安監局副局長鍾國松說,由此讓安全紅線意識進一步在企業負責人心中紮根,無形中推動了企業主體責任在決策層真正落實到位。
       按照“三步走”的計劃,2018年上半年,浙江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預防大數據平台建設將進入“收官階段”。但是,在省安監局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處處長張曉冬看來,加強大數據採集、開放、分析、應用,還有很長一段路需要走。
       “確立‘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決策、用數據管理、用數據創新’的新理念和監管機制,提升政府對安全生產責任主體監管和服務水平,是新形勢下浙江安全監管改革發展的必由之路。”張曉冬說,從強化大數據理念、完善流程再造、統籌共享應用……到最終優化“監管生態”,科學化、精細化、長效化的危化安全監管之路依然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