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月,浙江省安监局制定下发《关于推进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如今,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在浙江省已经开展1年多。浙江省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是如何开展的?能带来哪些好处?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在浙江,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是经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浙江省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该省各类生产经营主体已超过430万个。其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占90%以上。
立于潮头者,风光早得之,风浪亦先历。中小微企业在浙江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而随着经济转型升级、产业结构优化的要求更加严格,其发展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与挑战。实际情况是,浙江省中小微企业的安全生产状况不容乐观,普遍存在从业人员专业素质较低、安全管理水平不高、隐患排查治理工作落实难等现象,导致生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一边是加强安全监管的需求与日俱增,一边是执法力量相对薄弱,有心无力。目前,浙江省的安全监管系统行政编制不到1300个。以宁波市宁海县为例,该县安监局在编人员仅23人,执法大队实际人数仅为7人,而他们要面对的是3万多家注册企业,其中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规模小、底子薄、隐患较多、自身隐患整改能力有限。
 “无人管、不会管、管不好”——浙江省安监局局长华宣奎认为,这是中小微企业安全生产管理存在的致命问题。
为解决监管难题,浙江省进行了许多探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开展安全生产网格化管理,将企业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和诚信机制建设融合推进等。但对于中小微企业而言,这些措施或多或少都体现出了局限性,难以收到一针见血的效果。
2013年开始,浙江省绍兴市、宁波市等地探索在危化品、矿山等高危行业领域试行安全生产服务外包,通过引入市场机制,借助中介机构的力量,为企业提供个性化、专业化、组织化的安全生产有偿服务,收到较好的效果。成功试水案例让其他地区看到了希望,纷纷行动起来。
 2014年初,浙江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安全生产促进安全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大力培育安全生产中介市场,鼓励安全生产专业服务机构和专家提供安全评价、技术咨询、科学论证、法律援助等服务,为各地推动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开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201410月,浙江省安监局制定下发《关于推进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社会化服务的基本原则、主要形式、对象范围以及保障措施都提出了原则性的指导意见。
 以此为起点,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在浙江拉开了安全生产治理体系大变革的序幕。
——浙江省社会化服务模式主要类型
1.企业购买服务模式,企业将隐患排查治理等重点工作,委托给安全生产中介机构,并与其签订安全生产服务合同,中介机构为企业提供有偿服务
2.政府购买服务模式,由政府出资,委托专业服务机构,或聘请安全专家为政府部门开展安全监管提供技术支撑
3.三方联动模式,由政府制定服务标准,企业自主与中介机构签订服务合同,出资购买专业化服务,政府给予适当补助
4.行业片组模式,将同一区域或某一行业的企业,组成若干个管理单元或协作组,定期组织开展交流、研讨以及企业自查等活动
5.园区协作模式,以产业园区核心企业为龙头,其他企业参与、政府统筹协调,实现园区企业的生产组织、安全管理和应急处置联动
6.保险机构参与管理模式,保险公司委托专业服务机构或聘请专家对企业进行安全风险评估,并参与投保企业的事故预防、风险管理和事故善后等工作
——量体裁衣不同模式实现共同愿景
 “让贴近市场、廉价优质的草根安全生产服务机构,为中小微企业充当贴身管家’” “企业的防雷防静电检测做了没有?”“生产车间的防火门怎么可以换成普通门?如今,宁波市镇海区的企业已经习惯迎接一队不打招呼、直奔现场的检查人员。这些检查人员是镇海区安监局从中介组织聘请来的专职检查员。
自去年4月开始,镇海区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开展第三方安全监管。区财政每年出资200万元,通过政府出资、合同招标、区安监局授权的方式,从安全生产中介机构优选10名专业技术人员组建专业检查员队伍。检查人员对照区安监局专门制定的监督性检查表列出的19项内容,逐项对企业进行安全检查。
 “基本上每家企业初查加复查为1天时间,每个小组每月工作量为检查企业40家次左右,做到对企业全面、细致体检。镇海区安监局局长岑国兴介绍。
记者近日到杭州下沙经济技术开发区采访时,专家们正在泰尔茂医疗产品(杭州)有限公司忙碌。从生产车间到危化品仓库,从标识标牌的规范到职业健康体系的建立……专家的认真细致让陪同检查的泰尔茂公司安全部部长不断点头:安监局请来的专家真专业,希望这样的检查能多开展几次。
杭州下沙经开区安监局副局长余庆峰告诉记者,下沙经开区采取政府向专家购买服务的模式,组织专家深入企业现场查找隐患。为调动专家的积极性,下沙经开区还将支付给专家的费用与查找隐患的数量和质量直接挂钩。这样既激发了专家的工作积极性,又突破了中介机构在人员数量和专业力量方面的限制。余庆峰说。
在宁波市宁海县,不少企业在政府引导下,与中介机构签订了安全生产服务外包合同。中介机构通过集中会诊的方式提交问题清单,提出整改建议;隐患整改起来确实有困难的,在中介机构、企业双方有共同意愿的前提下,采取全托管方式,直接由中介机构完成整改。
对企业来说,委托服务的花费并不高。据宁海县安监局局长陈剑波介绍,按照宁海县目前的行情,外包服务每月收费仅为100元,比企业雇用专职安全员的成本低不少。与此同时,宁海县安委办积极争取县财政支持,出台隐患排查服务外包考核细则和激励政策,对隐患排查服务为优质的中介机构,按每家小微企业每年360元的标准给予奖励,同时鼓励乡镇(街道)给予适当的补助。目前,宁海已有3240多家小微企业委托中介机构完成了首次全面隐患排查,有近800家企业委托中介机构每月开展常态化隐患排查,至今已查出安全隐患6.4万余项。
同样是政府补助,金华市东阳市则将其给了企业。东阳市安监局局长葛一军认为:现在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意识还很淡薄,安全生产工作要强势推动,不能顺其自然。对于安全生产托管这项工作,政府推动的力度非常重要。”20143月,东阳市在巍山、湖溪两镇试点推行安全生产托管办法,由小微企业向有资质的安全生产管理中介机构购买服务,签订安全生产托管协议,再由中介机构全权负责企业的安全生产管理。该办法实行半年后,两镇的19家小微企业借助中介机构成功破解了安全生产难题。随后,东阳市在全市推广小微企业安全生产托管办法。实施托管的企业每年向专业的托管机构交纳1万元至2万元不等费用。
今年1月,东阳市出台了针对小微企业安全生产托管的激励政策,给予每家实行托管的小微企业每年5000元补助。在东阳市政府的引导下,不少乡镇(街道)也参与进来。
在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推行过程中,全省没有搞一刀切,而是通过调研指导、会议交流、宣传教育等形式,引导各地按照市场主导、企业自主、政府推动、社会参与的原则,量体裁衣、循序渐进。华宣奎说。
除了以上提到的模式外,浙江省的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类型还有不少,包括行业协会自治模式、协作互助模式。
行业协会自治模式,义乌是一个典型。近年来,义乌发生的火灾事故绝大部分是由用电不当引发的。如何破解这个难题?义乌市有效整合当地的电工资源,成立了义乌电工协会,引导电工协会参与企业用电安全管理。安装城乡漏电保护器、为低保户实施用电改造、更新老街电力线路、开展中小企业用电改造升级工作……目前,义乌电工协会共帮助2.4万家次中小企业解决了用电安全问题,对21万间木结构房屋进行了线路改造,为544户低保户实施了用电改造,更换了7条老街的电力线路,还参与了网吧、中小旅馆等经营场所的电力线路整治工作。借助电工协会,老大难问题被一点一点解决了。
协作互助模式的典型是温州市鹿城区。当地安全生产协会牵头,将辖区内五金加工和鞋业加工领域的企业划分为若干个小组,组织选派安全管理人员定期到相关企业开展互助式安全隐患排查。
…………
让贴近市场、廉价优质的草根安全生产服务机构,为中小微企业充当贴身管家华宣奎如此形容浙江省的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
——春风化雨推动安全理念入脑入心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第三方监管力量,隐患治理方式从原来单一的政府督促、企业整改转变为政府监督管理、中介专业服务、企业整改落实的闭环运作模式,专业化程度、精细化水平明显提升
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能否真正解决中小微企业无人管、不会管、管不好这个源头性、基础性问题?听听企业怎么说。
今年5月的一天,在宁波市昌兴压铸公司生产车间,第三方检查员为企业会诊安全,一项项安全隐患被他们的火眼金睛逮了个正着。工人图方便,把吊车的吊钩保险片取了下来,移送物品速度快时很危险打磨车间容易积聚粉尘,引起粉尘爆炸。你们利用自然通风的方式排出粉尘也可以,但是加装一套强力排风系统会更保险”……检查员一边认真检查,一边提出整改建议。一旁的昌兴压铸公司副总经理江宜泽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江宜泽感慨:专家确实高出一筹,一些细节我们没有注意到,他们给我们帮了大忙。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第三方监管力量,隐患治理方式从原来单一的政府督促、企业整改转变为政府监督管理、中介专业服务、企业整改落实的闭环运作模式,专业化程度、精细化水平明显提升。岑国兴告诉记者,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制度实施1年多来,该区共监督性检查企业1318家次,发现隐患7964项,完成整改6012项,检查员检查企业首次整改率75.5%,其间全区未发生死亡事故,工伤事故发生率得到了有效控制。
御勤轩是位于东阳市的一家小型红木加工企业,相比于以往的混乱不堪,如今,该企业的生产车间整洁有序,令人眼前一亮。
这多亏了小詹。御勤轩负责人蒋燮斌口中的小詹,就是企业托管的安全生产中介机构服务人员。他每周到该企业报到3次,为企业提供安全生产技术指导与服务。托管最大的好处就是少走弯路,节省了不少钱。蒋燮斌说。从楼层布置、电气设备安装、防尘设备购买等,安全生产中介机构给了该企业很多好建议。
如果没有他们的参与,哪里有我们企业现在的规范管理?就算没有政府补助,我认为1年花一两万元做这个事情也是值得的。蒋燮斌笑称。
其实,社会化服务给浙江省安全生产带来的变化,不止于隐患排查治理能力的提升、安全生产治理结构的优化,更重要的是安全发展理念通过这种服务渐入人心。
2014年,浙江鸿利锁业有限公司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接受了中介机构的隐患排查外包服务,1年下来该公司轻微工伤事故大大减少。尝到甜头后,该公司今年主动出资3万多元与中介机构签订了为期3年的安全生产服务协议。
有了中介机构为企业提供的一对一服务,就有了安全生产培训的定制服务,全程式现场教育订单式送课上门等培训方式应运而生。
我们上午到企业的生产车间拍摄现场视频,下午组织员工详细点评,告诉他们哪里存在哪些违规违章操作行为。宁波乾业安全科技公司总经理童潮镇说,通过开展前期调研、用案例说法、加强交流互动,安全培训较之以往更生动、更有针对性,让安全理念真正入心入脑。
——多方合作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
 “社会化服务是企业落实主体责任的技术支撑,是提升本质安全水平的有效补充,扮演的是补缺的角色
社会治理是包括政府在内的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协同治理过程。
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事实上是安全生产领域社会多元主体的协同治理过程。华宣奎认为,政府的重要职责就是引导和促进多元主体在安全生产治理过程中各负其责、有效合作。
他认为,在安全生产治理过程中,行动主体不仅限于政府和企业,还应包括安全生产中介机构和社会相关组织。建立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体系,让市场承担大量安全生产专业化社会事务,为企业和政府提供服务,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需求,也是安全生产治理的需要。
当然,作为一项创新之举,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还有待完善的地方。去年年底,浙江省安监局对这项工作开展了全省范围内的专题调研,重点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分析。
浙江省安监局开始了有意识的引导。该局2016年重点工作提出: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强化中小微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意识,促进安全生产服务需求的有效释放,形成企业购买服务为主导的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市场。
宁波市北仑区安监局副局长徐宏杰认为,这样的引导非常有必要,如北仑区在危化品领域采用了政府买单模式;对众多一般工商贸企业,该区采用了企业自主引入、政府财政补贴的方法,使社会化服务机制更加灵活有效。
企业委托中介机构提供服务后,若发生事故,应由谁来担责?这是多方关注的问题。
社会化服务是企业落实主体责任的技术支撑,是提升本质安全水平的有效补充,扮演的是补缺的角色。华宣奎明确表示,根据新安法,无论企业采取哪种方式获得社会化服务,其安全生产主体责任都不得转移到中介机构身上,不能由中介机构一包了事
社会化服务机构的数量和质量是决定社会化服务工作成败的关键因素。目前,浙江省一些县(市、区)辖区内只有一两家有能力开展社会化服务的机构,技术人员仅有几名,供给满足不了需求,也缺少运作规范。
针对这个问题,浙江省及其各地市开展了中介机构培育工作。
浙江省安监局开发建设了全省统一的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信息平台和专家库,将符合登记注册条件、从事安全生产服务的单位和专家的有关信息在政府官方网站公布,实现服务资源免费共享。宁海出台了服务外包指导意见、补贴细则,获评优秀的中介机构可按照每家服务企业每年360元的标准获得补贴。义乌市出台了中介服务机构管理规定、服务质量考核办法。东阳市建立了黑名单制度,被列入黑名单的中介机构,将被取消在东阳市开展中介服务的资格。
中介机构的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内容,目前主要集中在企业安全评估、综合检查、专项检查、事故应急咨询与调查等方面,总体上并未突破查找隐患的范围。浙江省安监局建议各地在实践过程中,突破查找隐患的局限,不仅教会企业如何有效开展隐患排查,而且要帮助企业提高自我安全管理水平。
日前,《浙江省政府转发省安全监管局〈关于推进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正在浙江各地征求意见。这意味着,今后,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将以省政府的名义以更大的力度在浙江省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