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武义县防指副指挥,应急管理局局长朱鸿伟到缙云骨伤科医院看望抗洪工作中负伤的东干村支部书记徐春贵同志。
  这几天,疾风骤雨过后,我县防汛抗灾抢险工作逐渐恢复了平静。干群勠力同心共抗汛灾的动人场面屡见不鲜。许多在危险紧急关头凸显勇敢、担当的“闪光之星”,如一面红旗迎风飘扬在我们眼前。在手术室和病房里不停指挥抢险的东皋村党委书记徐春贵,就闪烁着这样的星光。
7月5日早上,处在抗洪一线的徐春贵因劳累过度,从3米高的挖掘机上摔下,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错位。他把病房当成“作战室”布置村里后续抢险工作的事迹传开后,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金华日报、武义报等媒体相继予以报道。其中浙江新闻客户端报道内容的点击量达到了22.4万。
  时间回到7月4日晚5点,刚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现场连续奋战三天的桐琴镇东皋村党委书记徐春贵,顾不得在家中眯一会儿眼,又急匆匆地赶往村办公楼。
  “水位已抬升50厘米,6点上游水库将泄洪……”徐春贵接到了镇里的预警。赶往办公楼的路上,他的心也飞到了离村庄1公里外的河道。这段河道位于武义江和清溪交汇处。以往汛期,碰上杨溪、清溪水库泄洪,河水倒流,久久不退,形成洪害。
  “秋平、献华,人都到了没有……”刚走进办公楼,徐春贵就在走廊上大喊,声音中带着嘶哑,透着疲惫。两分钟后,会议室的灯亮起,徐春贵和村党员干部抗洪排险的27小时,就在这样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开始……
  干群说,这27小时换来了“书记意外”
  “他身上都是雨渍,眼里都是红血丝,但布置起防洪工作却面面俱到。”村委会主任徐秋平说。“离晚上11点洪峰到达还有5个多小时,我们要抢抓时间。”徐春贵将16名村党员干部分成4组,分组开展交通引导、轮值巡视、安抚群众、协调联络等工作。当晚洪峰到达时,水没过了脚踝约30公分,徐春贵与党员干部现场指挥排险,眼看没有大碍,才放心回家,此时已凌晨1点多。
  第二天早上5点多,睡了不到4个小时的徐春贵又到积水严重的地方逐处巡逻。8点左右,当驻村干部林杰俊、村主任徐秋平等人赶到时,徐春贵正在现场指挥挖掘机清理河岸边的灌木丛和漂浮物,加快洪水退去速度。
  约8点40分,徐春贵突然发现一根粗电线半挂着脱落在水中。“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身安全,而是赶紧把电线卷起来脱离水面,避免触电隐患。”匆忙之间,徐春贵叫上挖掘机师傅,自己则爬上3米高的机顶,想把电线固定在安全地方,却因雨天易滑、体力透支,不慎从3米高的挖掘机顶摔了下来。林杰俊等人听到尖叫声,回头看见徐春贵已倒在积水中,疼得说不出话,身上全是黄泥。众人赶紧将他送往最近的东皋中心卫生院,诊断为左腿粉碎性骨折错位。“徐书记因为操劳过度,才造成了这次意外,”村党员群众们说。
医护说,这27小时送来了“执拗病人”
  “粉碎性骨折的病人,一般都是疼得大叫,他是例外,就诊过程中,一直在跟旁边的村干部交代排险事项。”说起徐春贵,东皋中心卫生院院长胡军武记忆犹新。
  转送至县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徐春贵还不忘给村干部打电话。当桐琴镇党委委员高增产来医院探望时,徐春贵的第一句话便是“那根电线移走没有,我放心不下。”“你只管养伤,镇里已经派人处理了。”一块石头落地,徐春贵才放松下来。“周围的人都很着急,他却很淡定,完全不把自己当病人。”县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王红萍说。
  在做外科手术中,徐春贵仍没有闲下来,时不时打电话、发微信,了解汛情,“河边沿途每个隐患点用安全带隔离起来,专人专岗安排到位没有;能抢救的财物尽力抢救了没有;徐岳新老人的房子塌了,做好安置没有……”电话那头,徐建初、徐会荣等村干部一一记下书记交代的任务。病房俨然成了“作战室”。
  “伤筋动骨100天,我们劝他静养少动,但是他打电话一激动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受伤部位碰到床檐好多次,”县第一人民医院骨科西七病区护士长胡红娟说,“病中仍这样工作的村干部,我们打心里很佩服。”
  目前,徐春贵已转院治疗。据医院诊断,徐春贵浑身多处挫伤,主要是头部损伤、面部裂伤和股骨下侧粉碎性骨折。目前已经接受支架外固定手术,后续还要做钢板内固定手术。
  妻子说,这27小时赢得了 “理解支持”
  “一工作他就来劲……”说起丈夫徐春贵,妻子潘旭美的话语里又是埋怨又是心疼。“出事的那天早上,他凌晨1点才回家,辗转反侧了一夜,到5点又起来,说是准备出去巡查了。我劝他再休息一会儿,不要那么拼,身体要紧。他没继续说话,穿上高筒雨靴就跑出去了。”
  “他常常半夜起来想工作写笔记,很多时候都在办公室里吃着泡面加班。”潘旭美笑着说自己是家里的水工、电工、搬运工。自从丈夫2017年3月被选为村书记,她还多了一个“老板”头衔,因为家里的注塑加工厂也要她管起来了。“他把心思都花在村里了。”
  令潘旭美印象最深的是丈夫的办公室。几平米的空间,笔记本、手电筒、迷彩服、红马甲、高筒雨靴是标配,其他的都是各种文件资料。
  “开始也是不理解,我总是劝他辞职,”潘旭美说自己成了丈夫口中最唠叨的人,“这次看到干部群众都这么关心爱护他,他也在书记的岗位上找到了价值,我也理解了。我会把家中的事情都料理好,让他放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