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美国联邦职业安全健康管理局发布一项职业安全健康专题报告《加剧工伤的不公平性:工作中职工保护不力的代价》"Adding Inequality to Injury: The Costs of Failing to Protect Workers on the Job",引起了欧美诸国的高度重视和广泛关注。美国国内各大政党争相传阅,许多欧洲国家政府网站也予以转载。一篇政府研究报告缘何如此受重视?因为《报告》所反映的职业安全与健康问题——工伤和职业病问题,撼动了“美国梦”的基础。
一份严谨严肃的报告
   这是一份严谨的报告,也是一份严肃的报告。《报告》在学术层面是严谨的,报告反映的问题是严肃的。
    《报告》立足事实、聚焦问题,以大量的事例和数据反映了美国普通民众因伤致贫的现实问题。《报告》深入透彻地分析了工伤事故如何影响人们生产生活和社会经济发展,尤其是广大中低收入群体更是深陷困境。这与“美国梦”所倡导的价值观南辕北辙。
    作为建国理念的“美国梦”,指引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开拓进取。大家都深信,只要通过努力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实现人生的价值。然而,职业安全与健康问题——工伤和职业病,时至今日仍困扰着现代美国人的生产、生活,日益侵蚀着“美国梦”。
    《报告》以1970年《联邦职业安全与健康法案》为基础,参考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数十期业内权威期刊杂志,包括《职业和环境医药学报》、《美国工业医药学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美国大众健康杂志》、《劳动评论月刊》、《社会安全公报》等,引用数据主要来源于国家安全委员会、美国联邦劳工统计局、国家职业安全健康研究院、美国工业卫生协会、美国癌症学会等政府部门和行业组织网站,同时吸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等一批知名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
《    报告》在内容上共分为七部分,一是内容概要;二是工伤和工伤相关疾病加重职工、家庭和社会经济的负担;三是受伤职工和纳税人补助高风险的雇主;四是国内工作结构的变化加大工伤风险,造成收入不均;五是工伤和职业病拉紧社会保险项目,导致纳税人补助忽视安全的雇主;六是预防工伤和职业病的有效举措;七是参考文献。通篇层次分明、逻辑严密。
难以根治的职安问题
    环顾世界,工伤事故与职业病普遍存在于各国各地,不仅仅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即使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同样存在,难以根治。
    在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健康法》要求雇主们为雇员提供的工作场所“无可识别的风险隐患,可能造成人员死亡和受伤”。然而,美国工作场所的工伤事故、职业病以及人员死亡概率一直维持在难以接受的高记录。
   美国国家劳动统计局报告显示,每年约有4500名职工工伤死亡。雇主们记录在案的严重工伤事故和职业病例每年高达300万起,但由于雇主们刻意瞒报和漏报,所以实际数字其实更高。尤其一些致命的职业危害潜伏期较长,等到病发时又难以调查取证。如,长期接触石棉、硅石而患尘肺病,长期接触危化品而致癌等。国家职业安全健康研究院与全美癌症学会的联合调查发现:每年全国约有5万人的死亡要归咎于过去工作场所的职业危害所致。
    这些工伤事故和职业病涵盖了从背伤、创伤到截肢等身体伤害。工伤事故打击的还有人的自尊和自信。受伤者与家庭成员、亲友同事之间的压力和负面情绪持续增加。工伤和职业病引发的经济方面的损失是巨大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调查显示,2012年全国各类死亡和非死亡工伤事故共损失1980亿美元,其中支付医疗费用部分达550亿美元。所有这些损失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产生巨大冲击。
中低收入家庭的困境
    一般而言,一起工伤事故少则耽误几个工作日的工时,多则耽误几个月工时,甚至丧失劳动能力。一些严重的职业病也能不同程度地致人伤残。很多家庭因伤致贫、因伤致困。
家住弗吉利亚州的罗伯特夫妇就是无数受害者之一。丈夫罗伯特在一次机械操作中失去了右脚,在自行支付了大量医疗费用后,全家陷入了困境,原本用于购买新房的积蓄用于罗伯特的赋闲,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要抚养。愤怒而又绝望的妻子杰西卡给奥巴马总统写信控诉:“在弗吉利亚有很多法律保护雇主,如果雇主严格落实联邦职业安全健康管理局的政策法规,我丈夫那样的惨剧就不会发生了。”
    理论上,发生工伤事故后,雇主应该为受伤职工提供的赔偿保障包括损失的工资、医疗费用、以及复工费用。然而实际操作中,雇主支付的赔偿和补助非常有限。学术界在新墨西哥州的一项调查显示:近10年来,享受工伤事故赔偿的受伤职工,仅收到不到原工资15%的补助;而那些没能加入工伤赔偿系统的受伤职工的损失就更大了。像罗伯特这样的低收入家庭,却在应对事故的各种开支中承担了较高份额。当前美国社会各界在一起工伤事故中担负资金的比例如下:其中,联邦政府一般担负11%,州和地方政府担负5%,职工赔偿基金占21%,私营卫生保险机构支付13%,而剩余50%则由受伤职工及其家庭承担。
    众所周知,广大受伤职工大多来自低收入家庭,他们是被迫从事风险较高、有一定职业安全隐患的工作。而一些企业固定的低工资迫使一些低收入者,往往选择做两份以上的兼职。如此,除了影响家庭生活外,较长工时和工作日的工作容易使人疲劳,引发各类工伤和非工伤事故。
     对于大多数受伤职工和他们的家庭来说,一次工伤事故等于制造了一个陷阱,使得他们不太可能拥有美好的未来。这些工伤和职业病引发了更为紧迫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一方面导致原本处于中产阶级的家庭走向贫困,另一方面也阻断了低收入家庭迈向中产阶级的步伐。工伤和职业病限制了人民对“美国梦”的认知认同。
成因剖析与应对策略
    作为福利国家。美国工作场所的各类工伤的支出为何主要由受伤职工及其家庭担负?这种局面是由一系列国家政策调整以及社会变革所致。
    一是国家关于受伤职工的赔偿与保险项目的变化。这种趋于紧缩的变化使得受伤职工群体越来越难享受原本拥有的高福利,包括足够的替代工资的补助金和全额的医疗服务。根据现在的赔偿机制,雇主只提供工伤和职业病全部开支的一小部分,约占20%,而受伤职工及其家庭则承担绝大部份的损失。
    二是美国工作场所雇佣关系的结构性变化。当前国内劳动力市场的一些发展趋势引发了较大的职业安全健康风险。
    首先是同一个工作现场雇主的多元化,各种产权、所有权和承包经营的交叠,带来了管理的混乱无序,出现了职业安全健康“无人管、管不好”的问题。
    其次,普遍存在的错误分类,即领取工资的职工认定为独立合约人,也使得雇主们往往去钻法律空子,不主动缴纳工伤保险,也不主动改善工作环境。因为联邦职业安全健康管理局的规定没有覆盖到自由职业者。这一现象在建筑行业特别突出。据统计,仅在德克萨斯、北卡莱罗纳、佛罗里达三个州就有超过50万名建筑工人被错误归类,他们的职业安全与健康缺乏公平合理的保障。
    再次,各种临时工的大范围使用也加大了工伤事故的爆发率。这些临时工是雇主们从中介公司借用来从事短期工作,根本就无职业安全与健康保障可言。一些临时工甚至是非法移民的“黑工”。这些雇佣关系的变化也使企业为职工提供安全健康工作环境的责任感进一步减少和缺失,一再地增加了风险隐患。
    《报告》最后简要地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最有效举措,提出要第一时间从源头预防工伤事故。一是加强立法工作,建立健全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务求政策法规的公正、公平、合理。鼓励那些积极改善工作环境、防治工伤事故的雇主,鞭策那些不作为的雇主。二是健全社会保障,尤其是工伤和职业病相关赔偿、补助、保险等的改革势在必行,改革要做到“全覆盖、重实效”。三是学习他国经验,向职业安全健康工作成绩出色的国家学习。英国工伤事故的死亡率只有美国的1/3,英国建筑行业的死亡率只有美国的1/4,值得学习借鉴。
   (本文整理:何正标)
 

2016-03-28

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