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赵   瑜

  衣服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油渍,两只手伸出来连指甲里都是黑的,脸上也有被蹭到的油污,在工作中的他们大都以这样的状态出现。这就是诸暨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的修理工们。他们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起早贪黑默默地做着又脏又累的活,兢兢业业维护着公交车安全运营。
   修理工们每天上班的时间要比驾驶员早。五点多就要到场,为了保障出车前公交车的运营正常;晚上则要等末班车进场后才能下班。如果车辆有故障,为了第二天车辆能正点发车,就必须连夜修好才能下班。半路遇到车辆抛锚,就要赶到现场进行抢修。
   说起工作,修理厂的修理工们都有一肚子话要说。蒋旺卫是个有着30年技术积累的老修理工了,从19岁开始干这一行。蒋师傅说修理工最怕的是夏天、雨天和雪天。夏天柏油路路面温度高达七八十度,有些故障要求修理工得钻到车底去修,如果路面坑洼不平坦,躺板推不进去,只能只身平躺着进去,夏天地表温度高,就算穿着厚厚的工作服,也感觉热得能脱层皮。若碰到下雨,如果车抛锚的地方刚好是水坑,钻到车底下,整个后背就会浸在水中。我曾问过,能否在地面垫块油布防止湿背。师傅们听后都笑了,说也想过类似的方法,不过现场实际操作后就会发现不实用,因为地面不平,抢修时间又紧,铺上油布或塑料布,人躺进去的时候很容易皱成一团,没多大用场。下雪天,车也容易抛锚,在雪地里工作,就算穿着再厚,雪水也会浸湿后背,冷得发抖,手脚被冻僵也得咬牙坚持。公交车的车身零件轻的几十斤,重的达上百斤,修理工干的都是体力活,有时拆装一个零件要四人通力合作才能完成,肩膀抬得都是淤青。
    去修理厂时,正看到杨冬升师傅蹲在地下刮黄油,杨师傅是有着十几年工作经验的电工。我问杨师傅下班时间到了怎么还不回家,杨师傅说修理厂的师傅们讲究的是团队合作精神,大家都在忙,虽然下班了,他帮着干一点这样别人就能少干点。杨师傅刮得很仔细,漏在桶底的一点点黄油,一点不落全部刮起来。他说,这是多年的习惯了。虽然这项工作又苦又累,可是他甘之如饴,因为他从小就对车辆的维修有极大的兴趣,所以乐于钻研,每当碰到一些新的维修问题,就会激发起杨师傅的好胜心。他就会去钻研,闻气味,听声音,看机件,摸温度,试行车,让故障车辆“妙手回春”。当问题解决以后,就会有种成就感,一是以后碰到类似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二是可以积累经验,对自己而言就是宝贵的财富。
   2016年的春运前期,冰冻雨雪天气,修理厂的车间主任斯培江带领着所有修理工在1月21日连夜奋战,给所有运行的公交车装上防滑链,确保安全出行。30多名修理工分成5组分别在赵四停车场、东站、商贸城、公交西站、火车站五个场站从21日晚上11点起冒着大雪一直奋战到第二天凌晨3点。
   满地的泥泞,天上飘着雪花,温度又在零度以下,风刮在脸上跟刀片似的,穿的太臃肿了,干活不利索,穿薄了雪花飘在身上冻得打哆嗦,这样的状态下连夜奋战就是为了第二天老百姓能安全顺利出行。因为这样的冰冻雨雪天气,公交车对老百姓来说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到了22日凌晨天气转好雪停了,路上无积雪,如果车辆装上防滑链轮胎磨损就很厉害,声响很大,不利于正常运行,于是刚休息了几个小时的修理工又开始拆卸防滑链。可老天仿佛是在跟劳累了一夜的修理工们开玩笑似的,等到9点多,雪越下越大,路上开始积雪,修理工们又到各场站去给公交车装上防滑链。因为是露天操作,雨雪打湿了衣服,再加上连夜奋战干的又是体力活,修理工们依旧不怕劳累奋战在一线。两天时间内,修理工们共装卸公交车防滑链300多辆。
   就是这样一群不怕苦不怕累,夏天冒着酷暑,冬天冒着严寒,在泥地里打滚,在雪天里奋战的修理工们,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的奉献着,保证着公交车的安全运营。■
 

2016-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