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啦?

——记宁波市安监局危化处主任科员杨建飞
 
文/安   群
 
  “爸爸,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海南嘛?”
   每当看到儿子期待的眼神,杨建飞的心里便有一种愧疚感,由于管着宁波全市危险化学品领域安全生产这摊子事,工作千头万绪,任务异常繁重,从去年8月答应儿子去海南休假,一直拖延至今年3月,终于让儿子看到了希望。
   正待成行,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接连发出要求——切实做好2016年G20杭州国际峰会安全生产保障工作。任务就是命令,作为宁波市安监局危化处一名主任科员,杨建飞心里清楚,他所负责的危险化学品领域的安全生产工作更是这一期间重中之重的一项工作,出不得任何差池。就这样,杨建飞再次失约了,儿子眼巴巴看着即将成行的海南休假又一次泡汤了。
   取消了行程,杨建飞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G20杭州国际峰会安全生产保障工作中去了。不久,由他负责起草的宁波市G20杭州国际峰会危险化学品企业安全事故防范处置工作方案便应运而出。紧接着,他又在危险化学品领域接连开展了危险化学品安全专项整治、危险化学品储存场所安全专项整治、危爆物品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治理、平安仓库创建等专项行动,实现了对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单位的全面排查,消除了一大批安全隐患,危险化学品领域安全生产基础得到进一步夯实。
   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牵涉面很广。为贯彻落实好国家、省、市有关工作要求,杨建飞通过组织召开18个市级部门参加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管联席会议、危险化学品企业负责人安全生产事故警示会、向危化、烟花爆竹、非煤矿山企业主要负责人进行两高司法解释、分发G20期间安全生产重点工作告知书等形式,对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了周密部署,强化了各相关行业部门和企业负责人的G20安全生产意识,并取得了良好效果。
   动火、受限空间等特殊作业,安全风险大、事故多发。杨建飞针对这一实际,组织相关人员对30多家危险化学品企业进行了走访调研和座谈交流,在充分掌握企业执行《化学品生产单位特殊作业安全规范》(GB30871-2014)存在困难和问题后,立刻编制了《宁波市危险化学品企业动火作业和受限空间作业安全指导书》,并配套拍摄了作业教育视频,下发至全市所有危险化学品企业,督促企业做好特殊作业的安全管理工作,有效遏制了危险化学品企业在特殊作业过程中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
    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单位一旦发生事故,极易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是危险化学品领域安全监管的重点。于是,杨建飞结合宁波实际,组织第三方服务机构,对全市构成一、二级重大危险源的危险化学品企业开展了全面深入的安全诊断,推动了企业安全自动化控制系统改造,绘制了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电子分布图,在每家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单位落实了安全监管责任人,实现了对重大危险源安全风险的有效管控。
   为严防穿越公共区域的危险化学品管道安全事故,健全危险化学品管道保护工作机制,杨建飞还负责起草制定了《宁波市公共区域危险化学品管道群防群治工作实施方案》,在镇海和北仑两地建立了一支由59名管道沿线群众组成的协防员队伍,实现公共区域危险化学品管道群众协查全覆盖,保障了危险化学品管道的生产安全。
   “爸爸这是去哪儿啦?”越是临近G20峰会,杨建飞就变得越发的忙了。为此,他还主动取消了节假日休息,每天不是在危险化学品企业现场就是在去危险化学品企业的路上,不是对全市危险化学品企业开停车进行检查指导,就是对危险化学品销售实名制落实情况进行暗访暗查。就这样,杨建飞一直保持着“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节奏,总是一连数天不能与儿子照面,这难怪儿子会问:“不去海南,爸爸去哪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