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市教育局

    刘丽芳是丽水第二高级中学的一名普通寝室管理员,每个周五早晨,她都会拿着一份《寝室楼安全隐患排查责任清单》,对所负责的寝室楼安全隐患进行细致排查。这天她发现女生公寓2号楼406寝室电风扇转动有轻微异响、212寝室1号床位床板出现裂痕,立即拿出手机登陆学校安全隐患排查系统进行了记录上报,10分钟后,学校后勤管理人员黄师傅到场维修,迅速排除了安全隐患。

    这是丽水校园安全管理的一个缩影,折射的是丽水教育系统对校园安全工作的常抓不懈。近年来丽水市将校园安全作为教育基础性工作抓,依托校园无线网络全覆盖工程、大数据分析应用工程、智慧校园建设工程的推进,以及移动信息终端的普及和运用,创新推行校园安全网格化、清单化、信息化“三化”管理模式,成效显著。
实行网格化管理
确保“人人有事做”
    很多学校都设置了主管安全的人员和部门,本意是为了强化安全管理,但却让学校其他人员产生了曲解,认为安全是别人的“分内”事情,自己不能管“闲事”。责任意识不够牢固、责任主体不够明确是校园安全管理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因此丽水教育系统按照“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工作思路,探索建立分级管理、责任到人、流程规范、网格到底的安全网格化管理模式,构建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精准工作体系。各级各类学校依据学校实际,以问题为导向,探索各具特点的网格化管理模式。例如处州中学是有1500多名学生,寄宿与走读并存的初级中学,该校建立了“四级安全监管网格”:一级网格为学校党政领导、学校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成的安全监管体系;二级网格为学校各分管领导与职能处室责任人和值班领导责任人组成的立体网格化监管体系;三级网格为各班主任、各功能教室负责人、生活教师、保安、后勤、值周值班以及相关教学活动负责人员组成的安全监管体系。同时,还建立了以小老师工程为主的别具一格的学生自主安全管理网格体系:有早读领读员、班级安全联络员、班级路队长、就餐引导员、楼道长、团、队干部等,分布在各时间、空间上的小小安全网格员。
    丽水第二高级中学建立了四维安全网格,包括:处室安全网格、活动安全网格、班级安全网格和寝室安全网格,实现校园安全管理工作空间上的全面覆盖和时间上的无缝衔接。莲都区天宁小学针对各项校园安全管理工作建立了校级领导、分管领导和负责人的三级网格,层层签订安全责任书,使每位教职工明确网格管理区域。网格化管理使校园安全工作“人人有事做”,“人人都是安全宣传员,人人都是安全监督员”。学校科室主任们的安全责任意识明显提高。
实行清单化管理
确保“事事有人做”
     对于“校园安全是第一要务”大家都有共识,但是落实到具体行动上,该做什么?怎么做?安全隐患如何排除?安全教育如何开展?为此,丽水教育系统在科学划分网格基础上,着力研制网格安全管理工作清单和标准,探索建立网格内人员的工作内容和责任承担两种清单,构建安全工作内容清晰、责任明确的清单化管理模式。各校在教育局思路上,通过制定与之相对应的清单,对网格人员管理内容进行细化、量化,列出清晰明细的管理内容和控制要点,依据学校实际建立了切实可用的校本清单。丽水第二高级中学建立了三项清单。一是包括校长、分管副校长、实验员、财务人员、心理教师和医务员等36种岗位安全责任清单;二是包括《防传染病教育》、《消防安全教育》、《集会安全教育》、《防意外伤害教育》和《防校园欺凌安全教育》等16个系列安全教育清单;三是包括《学校食品安全事件处置应急预案》、《学校突发火灾事故应急预案》等19个安全应急预案责任清单。
实行信息化管理
确保“时时有人管”
     校园安全是一项常态化重要工作,没有一劳永逸、一蹴而就,需要年年抓、月月抓、天天抓、时时抓,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如何更加高效、精准、直观,是新时代下校园安全管理的新需求。随着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推进,信息化管理已成为学校高效管理、上传下达、家校联系、警校共建等不可或缺的工具,是保障校园安全的重要引擎。因此丽水教育系统积极运用互联网和云计算信息技术,强化校园安全信息化管理水平,搭建了师生安全教育和校园安全管控两个平台。在中国教育学会丽水市安全教育试验区平台上,全市40多万学生,2万多名教师人手一账号,传授和接受系统化、科学化、常态化的安全教育,解决了安全课程不丰富、无共享、不专业、难评价等问题,教师教有针对性,学生学有趣味性,安全教育效果明显提升。
     基于高效管理和隐患发现整治两大需要,各地各校搭建了第二个平台——安全管控平台。当景宁县政府征集2018年十件民生实事时,县教育局立即把全县校园无线网络全覆盖建设工程上报,在“两会”上经代表投票正式作为县里的十件实事之一推进,实现了上至城区下至乡镇所有学校无线网络的全覆盖。在此基础上,景宁县教育局统筹开展校园安全管控平台设计、建设、使用。例如在校园隐患排查项目中,每一个网格员都可通过手机用描述、拍照、视频、录音等形式随时对发现的隐患上报,平台会根据隐患类型自动分类、派工给对应的解决人员,或班主任或后勤人员或校领导。当接收人员在手机上得到指示后,限时完成整改隐患,整改完毕,手机上点一点,信息就反馈给了隐患上报者,隐患上报者验证满意后,点击通过,这个隐患就算终结。如此形成了发现——上报——整改——验证一个完整的“封闭链环”,实现安全生产闭环管理,同时整个过程可查看、可追溯,安全责任清清楚楚。用班主任的话说就是:“再也不用跑后勤保障处了,校园隐患人人随手拍,平台上随时点一点,又快又准。”最后所有这些数据都汇总于学校和      县教育局的两级大数据平台,县、校可对特殊时段隐患出现的数量、类型进行大数据分析,为安全预测预警提供依据。信息化建设能力强的学校还根据校情,以管理薄弱点为导向,自主开发一个个小模块,有外来访客系统、保安巡更系统、学生请假系统、学生留校管理系统;有三项巡查系统:消防设备巡查系统、安全隐患排查系统和三项竞赛检查系统;建立了两个电子档案库:心理健康排查登记系统和特异体质学生档案库等等。安全信息化的建设,打通了“信息共享、互联互通”高效管理渠道,使校园安全教育、技防系统、隐患排查等重点工作更加精准、高效。
     “要用钉钉子的精神把校园打造成最安全的地方。”丽水市教育局局长王平表示,将进一步完善校园“三化”安全管理模式,主动适应“互联网+”社会治理新模式,切实提高学校安全管理工作科学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