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杨晓青   王小婷

       《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出台以来,浙江省在总结巩固原有工作经验基础上,调整思路,紧紧扭住遏制重特大事故这个“牛鼻子”,扎实推进安全预防控制体系建设。

       在已有的工作基础上,浙江通过顶层设计、系统推进,把安全风险管控挺在隐患前面,把隐患排查治理挺在事故前面,实现关口前移、精准监管、源头治理、科学预防,切实提升重特大事故和社会影响较大事故预防控制能力。

       2017年,浙江省发生各类生产安全事故2739起,死亡2219人,同比分别下降34.3%、26.6%,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好转。
 
       发挥考核效用   突出预防为先
       如何贯彻落实好《意见》,找到解开“死结”的线头、走出困境的钥匙?浙江省安监局局长华宣奎给出了答案:“风险防控是一项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亟须全局部署、顶层设计。”
       浙江积极发挥“平安浙江”考核的综合指挥棒作用,将安全生产考核纳入“平安浙江”建设、文明城市创建、经济社会发展考核,实行重大事故“一票否决”,增加因安全生产底线措施不落实发生较大事故的扣分,加大较大社会影响事故、重大责任事故及安全责任制落实过程的考核权重,安全生产工作在平安浙江考核权重增加至20%。
       “安全生产重在预防,而突出预防在先,就要首先将安全生产底线思维贯穿于始终。”华宣奎认为,必须要强化安全生产底线思维,将有守和有为有机统一。
       经省政府主要领导签批,省安委会制定出台了《县(市、区)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八条规定》《道路交通安全严管七条规定》《居住出租房屋及合用场所消防安全管理七条规定》《渔船安全管理八条规定》和《社会福利机构安全生产严管八条规定》等底线管用、实用的措施规定,着重       聚焦重特大事故易发多发的行业领域,采取物防、技防等措施,管控重大安全风险,着力消除极易诱发群死群伤的重大事故,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推动风险管控   实现“未雨绸缪”
       “企业要定期开展风险评估和危害辨识。针对高危工艺、设备、物品、场所和岗位,建立分级管控制度,指定落实安全操作规程。”《意见》的这一要求,在湖州市已经有了现实体现。
       日前,湖州市完成了园区区域安全风险评估,实现园区社会化服务全覆盖,建立危险化学品企业“一库一图”(安全风险数据库与安全风险分布地图)。记者在工作人员的演示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库一图”系统是怎么对全市涉及危险化工工艺、重点监管危化品和重大危险源的39家企业进行风险防控分析和安全隐患排查的,从以前“心里有数”到切切实实落实到点上面上,实现了风险量化评估和研判。
       湖州新开元碎石有限公司是湖州市乃至浙江省唯一一家参与试点的露天建筑石料矿山企业。该公司专门成立领导小组,制定了《新开元公司双重预防机制建设试点工作方案》,从9月底到12月共召开了6次工作小组和领导小组会议,对全公司所有生产车间、工作岗位和区域进行了风险因素的辨识,力求形成风险管控的长效机制。
       在杭州,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风险评估办法上也有自己的创新之举。城投集团结合水厂生产自动化程度高、作业流程清晰、设施设备种类多、生产工艺关联性强等特点,经过对人、物、环境、职业健康4个方面的3轮辨识,将255个任务细分为3275个作业步骤,为后期研究建立概念明确、易操作、适用于基层一线的4类风险评估方法积累经验。
       “目前我们已经开展了2轮评估,发现一般及以上风险作业、场所52个,正在进行一一的整改消除。”该集团负责人介绍,通过对风险的层层分析、评估、预警和研判,强化安全风险分级管控,从源头上消除、降低或控制相关风险,太有必要了。“一开始是大吃一惊,现在是踏实安心。”
       宁波市是全国遏制重特大事故的试点城市。2017年,宁波培育了一批风险管理示范创建单位,在重大危险源单位创建首批40家“卡片式”应急管理示范点。
 
       隐患排查治理 从“地毯式”到“科技化”
       《意见》指出,要建立系统化的安全预防控制体系,把风险控制在隐患形成之前,把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把整个社会比喻成一辆汽车,安全风险管控就好像是汽车安全系统中的刹车装置,是做好风险预防的关键所在。
       以前开展安全专项检查,往往采取“拉网式”、“地毯式”的排查,声称“不走过场、不留死角”,检查之举声势浩大,但效果却并不明显。这也成为了安全生产工作中的一项“关键短板”。浙江的破题之举,是利用安全生产信息化技术,支撑双重预防机制的建设。
       就在前不久,温州永嘉县安监局召开涉尘企业“精准监管”监控平台应用新闻发布会。企业管理人员及安全监管人员在监控平台和手机APP上,可以24小时随时查看企业的安全生产状态,及时制止企业违章违规行为。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将“地毯式”排查转为“科技化”监管,节省了劳动和时间成本,还大大提升了隐患排查的准确性。
       浙江目前正在大力推动的最多跑一次改革,让数据驱动治理转型,在安全生产治理上也有了生动体现。浙江省安全生产风险预防大数据平台已有1152家企业录入信息,包含化学品列表、重大危险源、危险工艺、特殊作业等多个模块,当日风险提示、安全承诺公告一目了然,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区域风险矩阵、当日区域风险等级通过红橙黄蓝四色清楚显现,并做到了动态更新。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浙江的安全生产治理提供了新技术、新手段、新方法。
       基于大数据的“智慧+安全”的治理模式,使得安全生产治理更加精准化。天台县森叶包装印刷有限公司的老总说:“之前不知道安全生产需要怎么做,平时要怎么去查,使用智慧安监系统后,我们就知道要去巡查哪些项目,形成隐患闭环。”
       台州市在全市覆盖“智慧安监”隐患排查信息系统,将全县安全生产四级网格的网格员及相关责任人全部纳入“智慧安监”监管系统。通过系统的任务设置功能下发工作任务,将各个网格员的日常安全生产工作任务量化细化。与此同时,将企业安全员也纳入“智慧安监”,实施自查自报,实现隐患排查治理常态化。
       台州市安监局局长李斌说:“通过智慧安监系统,构建‘企业自查、网格巡查、中介协查、上级督查’的隐患闭环治理机制,让隐患从发现到整改完毕都处在监督管理下,使排查治理工作成为一个‘闭合线路’。”截至目前,全市共下发“智慧安监”系统800多套,已监管各类企业1331家。
       浙江聚焦重特大事故易发多发行业领域和关键环节,着力推动科技支撑,提升本质安全水平。
       在危化品领域,全面推广应用危化品生产企业自动化安全控制系统,“两重点一重大”自动化系统安装率已达到95%以上。在矿山领域,露天矿山全面推广应用分层开采和中深孔爆破开采技术,全省露天矿事故从以前每年死亡上百人降至现在个位数。在消防领域,全面推广“智慧用电”安全隐患监管服务系统,对影响电气安全的主要数据指标实行在线监测和分析,实时消除治理电气安全风险。在海洋渔业领域,推广应用渔船防避碰安全信息系统,渔业船舶事故死亡人数从年均400多人下降到80人以下。在道路交通领域,加快危险货物道路运输动态监控平台建设和超限自动检测系统建设,推广应用危险货物运输和大客车实时动态监控系统,有效化解重点营运车辆分散面广、流动性强、事故危害大等安全风险。在港口危险货物领域,积极推动危险货物卡口、查验、处置、救援等安全设施“一体化”建设,引入先进的“不开箱”探测和扫描装置……安全科技创新鼓点铿锵,科技成为浙江省风险防控的利器。
       安全生产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眼下,一个权责明确、透明高效的事前风险研判机制正在浙江初步建立。